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创业投资

旷视IPO背后的AI行业痛点:商业落地场景难寻 一级市场融资故事不再好讲

11-02 发布 495 次浏览 创业投资 信息编号:141

报错/举报

旷视IPO背后的AI行业痛点:商业落地场景难寻 一级市场融资故事不再好讲

吉安信息网吉安信息港最新吉安创业投资信息

旷视IPO背后的AI行业痛点:商业落地场景难寻 一级市场融资故事不再好讲,被称为是“AI四小龙”之一的旷视科技的上市传闻终于落地。  8月25日,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一旦旷视科技成为“AI创业第一股”,AB股权的设置也意味着其将成为继小米和美团之后港股第三家同股不同权的企业。对于融资金额等相关问题,旷视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正处于静默期,不便回应。”  随着资本越来越冷静,AI产业的热风正逐步平静。对于被认为在一级资本市场估值过高的AI独角兽,二级资本市场是否会买单?而旷视科技的上市,又是否会带动AI创业公司的一波上市潮?  每股成本猛增118倍  旷视科技并没有披露此次上市的融资额度。有财务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按照港股上市流程,要到上市最后一刻定价出来才能知道。  但港媒在今年3月的报道中引述消息人士声音称,旷视科技计划今年4月底至5月初向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集资规模暂定为5亿至10亿美元(约39亿港元至78亿港元)。旷视科技相关负责人当时对《华夏时报》记者否认了该消息。  旷视科技自2013年1月注册成立以来共获得九轮投资,合计融资约13.52亿美元。今年5月,旷视科技宣布其完成合计7.5亿元的D轮融资。而6年间,旷视科技的每股成本从2013年A轮融资的0.24美元增长至28.48美元,增长了约118倍。  招股书披露,阿里系资本在旷视外部股东中占据重要地位。淘宝中国和蚂蚁金服旗下的全资子公司API (Hong Kong) Investment Limited合计持有旷视科技29.41%的股份。  但旷视CEO印奇、CTO唐文斌以及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杨沐手中的股份均为A类股,每股可投10票。其中,印奇拥有公司8.21%的股权,唐文斌拥有5.9%的股权,杨沐则拥有2.72%的股权。  在这数年间增长的并不只有旷视的估值。  2018年旷视确认收到的-补贴为9200万元,2016年这个数字只有200万。此外,截至今6月末,旷视科技的研发人员为1432名,是去年同期的近1.9倍。而研发人员的平均工资也在持续增长。以财报披露的数据粗略计算,旷视科技研发人员今年前6个月的平均合计工资约为21.57万元。作为参照,2018年其研发人员平均合计年工资约为36.88万元,2017年同期则约为28万元。  中期调整净利扭亏  旷视科技的收入也在水涨船高。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9年上半年收入约为9.5亿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近三倍。其中,收入近7亿元的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占据旷视当期收入的73.2%,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合计占据其收入的21.8%,而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则占据旷视当期收入的5%。  需要提及的是,2018年旷视科技收入为14.27亿元-,这意味着其去年下半年完成了超过11亿元的收入。有AI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这个财报数字或许与旷视科技涉及到的-采购项目、大型工程性项目等多集中在年末结算有关。他预计旷视计今年下半年年的收入也会高于上半年。  随着收入规模扩大,旷视科技的贸易应收款项及应收票据也在持续增加。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的这两项应收财务指标合计为15.44亿元,高于去年全年的约11亿元。而2016年这个数字仅有2260万元。  随着收入的增加,旷视科技正在改变亏损局面。  招股书显示,2019上半年旷视科技当期亏损为52亿元。去年同期的亏损金额为7.29亿元。但经调整后,旷视科技在2019年上半年盈利3270万元。2018年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3220万元。旷视科技在招股书中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其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只是财务准则带来的报表损益。”  此外,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6.75亿,去年全年这个数字为负7.19亿元。  AI上市潮取决于商业化落地  旷视科技此时上市,并不是AI风口最热的时候。  中国信通院数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AI领域的融资金额为30亿美元,同比下降55.8%。IT桔子的数据则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结束,我国AI领域的融资有155起,融资金额为341亿元,均不到上年全年的三成。  对于需要持续大举投入的AI创业公司来说,一级市场的融资遇冷,意味着二级资本市场将成为其重的要融资渠道之一。但对于估值过高的AI独角兽,二级市场又是否会买单?旷视科技副总裁谢亿楠在去年7月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提及,AI的许多商业模式目前尚未能通过达到规模性收入以被证明,融资过快会遇到二级市场是否买单的问题。  亿欧公司副总裁兼亿欧智库研究院院长由天宇认为,除了在一级资本市场遇冷外,AI头部公司的体量和资本周期已经到了可以上市的阶段。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二级资本市场看概念,但也要看财务报表数字,二级市场对公司估值的判断首先依赖收入体量。  除了港股资本市场更加成熟,去年又开通同股不同权外,由天宇还认为,旷视科技选择港股上市的原因在于其既能覆盖全球投资者,又能和内地的资本市场有更好的联动,“中国内地资本到-的门槛比美股低一些。”  那么,旷视上市的样本效应又是否会打开AI创业公司的上市阀门?上述AI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AI 创业公司能否上市最终还取决于其能否实现商业化落地。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今年AI公司两极分化更厉害,主要找不到落地的东西。“为什么计算机视觉领域之外没有什么大公司?因为计算机视觉有-采购、安防这些业务,适合标准化,应用场景多。”  由天宇则认为,从体量来看,已经到上市阶段的AI公司没那么多,AI公司不会这么快迎来上市潮。他预计未来一年可能会有一小批包括AI头部和腰部的创业公司选择上市。他认为,一些收入在5-10亿元规模的AI腰部公司反而成立的时间更久,在细分领域更加成熟。。吉安创业投资发布。
更多旷视IPO背后的AI行业痛点:商业落地场景难寻 一级市场融资故事不再好讲最新相关信息:

吉安创业投资 旷视IPO背后的AI行业痛点:商业落地场景难寻 一级市场融资故事不再好讲

吉安创业投资发布平台:http://www.chuangyiguanggao.com/chuangye/141.html